熱血傳奇的版權紛爭大戲

  2019年12月29日    4779 閱讀  2 評論

作者:鈦媒體

12月18日,世紀華通發布一則公告,公告表示江西省宜春市中級人民法院裁定,娛美德娛樂有限公司、株式會社傳奇 IP 公司立即停止在中國大陸向任何第三方進行涉及網絡游戲《Legend of Mir2》改編權授權。在此之前,A股另外一家上市公司星輝娛樂發布公告,其子公司星輝天拓因旗下《烈焰龍城》同娛美德等公司共同成為被告,原告藍沙信息(世紀華通子公司)訴稱,娛美德等主體的行為構成對其享有《Legend of Mir2》游戲著作權獨占性授權的侵權,請求法院判令被告承擔侵權責任,并賠償4億人民幣的經濟損失。

而世紀華通在今年年初發布的公告顯示,僅在當時,其子公司盛趣網絡同娛美德及相關公司尚未了結的、金額超過5000萬元人民幣或與游戲運營直接有關的重大訴訟、仲裁便達29項。
有關《Legend of Mir2》的版權,剪不斷理還亂的背后,是一場事關年產值達到300億的市場之爭。
雞肋的《傳奇2》

1998年,當時剛剛成立2年的Actoz在韓國本土上線了一款游戲,我們可以稱之為《傳奇1》,這款游戲在上線后收到了不錯的反饋。

于是再接再厲,到了2000年初,在《傳奇1》的基礎上,Actoz推出了《傳奇2》,也就是《Legend of Mir2》。

但彼時,《傳奇2》在韓國本土市場的表現不是太好,因為2000年左右,韓國的網游市場進入了《天堂》的時代,截止2000年底,《天堂》在韓國的總在線人數在10萬人以上,是當時無可撼動的第一網游。

基于《天堂》當時的強勢,在玩法上與《天堂》有著一定重合度的《傳奇2》迅速的被Actoz放棄了,開始逐步的收回相關的運營資源。

這一舉動使得當時《傳奇2》的研發組組長樸關浩十分不滿,而當時也恰逢韓國網游開啟黃金時代,一些知名制作人紛紛出走創業。

比如李承燦就是在那一時間段由于與Nexon的創始人金正洙就《QuizQuiz》的運營模式起了沖突出走Nexon創辦Wizet,研發出了《冒險島》。

樸關浩走上了和李承燦同樣的路,出走Actoz,創辦了娛美德(Wemade)。

因為Actoz本身對《傳奇2》不抱有希望,所以對樸關浩和其團隊的出走并沒有設置門檻,甚至決定把《傳奇2》項目就此交給娛美德去做,畢竟樸關浩團隊的出走,《傳奇2》后續必將癱瘓。與其將《傳奇2》留在手里,還不如交給娛美德,以此對價獲得娛美德的40%股權,以及《傳奇2》的共同著作人權利,這是一個很公道的價格了。

某種意義上,這也算是一種變相的MBO模式,Actoz將邊緣產品給剝離了出去,做的不好無所謂,做的好依舊可以分享40%的股份紅利。如果《傳奇2》攥在自己手中,等同雞肋。

“父子”反目,“兄弟”鬩墻

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之下,娛美德正式成立,而這樣的版權模式也為此后的版權紛爭埋下了伏筆。

2000年,陳天橋無意中發現了《傳奇2》這個項目,這個時候他的第一次創業由于互聯網泡沫的到來陷入了困境,于是他決定放手一搏,押注《傳奇2》,并找到了Actoz。

對于有人找上門來代理《傳奇2》,Actoz自然是歡迎的,因為這款游戲在韓國就表現不好,雙方一拍即合,僅僅30萬美元的價格,陳天橋拿下了《傳奇2》的中國代理權。

2001年,經Actoz授權,《熱血傳奇》在中國正式上線,從此拉開了中國網游市場的傳奇之路。

《熱血傳奇》的火爆誰也未曾料到,而最難受的莫過于僅僅以30萬美元就出售了版權的Actoz。

盛大與Actoz之間的大戰正式拉開大幕,有媒體報道稱,2003年1月24日,《傳奇2》開發商韓國Actoz公司單方面對外宣布:“由于盛大網絡連續兩個月拖延支付分成費,終止與盛大網絡就《傳奇2》網絡游戲的授權協議”。1月31日,除夕夜,Actoz與其下屬公司Wemade發表聯合公告。

2003年7月初,盛大在新加坡向國際商會正式提起仲裁申請,要求Actoz及Wemade承擔因其違約給盛大造成的一切損失。7月13日,Actoz在韓國國內發布公告,表示將赴新加坡法庭起訴盛大,兩家韓國開發商向盛大的索賠金額達到6200萬美元。

最終,雙方和解。2003年8月18日,上海盛大與韓國Actoz秘密和解,續約《傳奇2》2年的版權,代理費用從30萬美元上漲至400萬美元,并向Actoz支付30%的游戲分成。

盛大與Actoz的版權糾紛以30%的分成作為結束,此后盛大又逐漸的收購了Actoz的股份,但這并不意味著版權糾紛的結束,而是愈演愈烈。

其中一開始的焦點在于Actoz與娛美德之間,對于這30%的分成費用到底如何去分,向外授權到底誰是主導,Actoz與Wemade兩家公司甚至對薄公堂。

2004年2月,針對Actoz與Wemade兩家糾紛,韓國法院判決《傳奇2》海外主導權歸Actoz。

但娛美德本就沒有將全部的希望放在訴訟上,而是另起爐灶,在2003年研發了《傳奇3》,并將這款游戲授權給了光通引入國內,以希望用這樣的方式分享《傳奇2》的紅利。

然而《傳奇3》沒能取得成功,娛美德也逐漸意識到了《傳奇2》與盛大已經連為一體,同Actoz之間也就分成達成了協議,而盛大在收購Actoz 51%股份后,在2007年同意娛美德以2000萬美元贖回Actoz所持有娛美德40%的股份。

娛美德的半條命靠授權

但隨著手游時代的到來,以往的和諧關系再一次被徹底打破,手游賦予了《傳奇2》這個IP更大的價值。

于是娛美德開始向外各種授權,盛大和Actoz進行各種訴訟,認為娛美德侵權,而另外一面盛大和Actoz也在向外進行各種授權,娛美德也進行各種訴訟,認為盛大侵權。

誰對誰錯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傳奇2》這個IP背后帶來的價值實在太過于吸引人了。

2016-2017年以及2018年1-4月,盛大《傳奇2》IP系列產品的收入分別是18.42億,11.86億和3.01億元;毛利分別為15.44億,9.91億和2.28億元。

截至2019年上半年,頁游《藍月傳奇》累計流水超過36億元,最高月流水突破2億元。H5游戲《傳奇來了》上線首月流水即超千萬元,2017年總收入超過了2.5億元。

剛剛上市的中手游,2019年半年報數據中,《傳奇世界之雷霆霸業》手游給中手游半年帶來了7.72億元收入,占整體營收比重超過50%。

這還僅僅是浮在水面上的上市公司,在加上國內的一些私服、已經一些其它公司做的產品,無外乎娛美德CEO張賢國曾對外表示:“《熱血傳奇》正版市場我們有個大概的數字,我們獲取到的信息整體估算下來大概是一年300億人民幣。”

而在這個巨大的價值背后,娛美德完全完全患上了《《傳奇2》》IP授權的依賴癥更是加劇了版權的紛爭。2019年第三季度,娛美德營收289.46億韓元,其中版權收入159.86億韓元,占收入的55.23%。

可以說娛美德的半條命維系在了《傳奇2》IP的授權上,于是娛美德開始不停的繞過Actoz開始向外授權,同時盛大與Actoz向外的任何授權又想插手分一杯羹,只允許自己單獨授權,不允許盛大與Actoz單獨授權。

娛美德的如此作態也惹怒了盛大與Actoz,由此而來的是盛大與Actoz也紛紛開始起訴娛美德單獨的向外授權,強調自己是中國的唯一授權途徑。

雙方就此進入到了不停的訴訟階段。

300億市場,娛美德吃相難看

誰對誰錯,版權到底歸誰,我們難以下判斷。

但從訴訟結果去看,無論是盛大起訴娛美德的授權違法,還是娛美德起訴盛大的授權違法,大多數以失敗告終。到底是誰的版權,到底誰是唯一合法的途徑,亦或者兩者都是合法的途徑,這到今天依舊是爭議。

而在這些爭議的背后,帶來的后果就是項目擱置,資金打水漂。不少拿了爭議版權的中小型公司,因為訴訟、成本、玩家流失等問題最終都有可能被迫走向破產。

即便是愷英這樣的上市公司,也遭到了版權的困擾,一開始愷英是與娛美德進行了授權上的簽約,但遭到了盛大和Actoz的起訴,后來愷英又與盛大簽約,但反之遭到了娛美德的起訴。

但總不至于讓愷英為了拿一個版權,向兩家公司支付版權金分成,類似的事情讓很多公司苦不堪言。

其實,無論是娛美德,還是盛大,在這個300億的市場當中,誰也無法完全吃下,即便是今天出現了這么多的有一方授權的產品情況下,市場當中私服、沒有任何一方授權的產品依舊有著龐大的體量。

歸根結底,如此的訴訟不斷,版權爭議最終損害的還是《傳奇2》這個300億的市場。而娛美德又要求從盛大的授權中分利,又企圖繞開盛大私自授權的吃獨食行為使得現在出現了訴訟不斷的結果。

請先 [登錄] 再參與討論  SVIP介紹

2 位朋友發表了看法
  • 1樓 mingjrqk   SVIP付費會員 2019-12-30 14:38:53 回復
    恕我直言 垃圾游戲
    • 1樓 深藍   管理員 2019-12-31 11:48:50 回復
      沒玩過,不知道好玩不好玩。
深藍微信
新时时豹子走势图 7m篮球比分直播 老鹰vs森林狼 鼎泽配资 广东十分快乐开奖号 七位数走势图 佐佐木明希作品迅雷下载 广西11选5 股市行情300793 内蒙古十一选五冷号 广东36选7福利彩 山西快乐10分平台 吉林11选5预测 重庆时时彩 内蒙古十一选五贴吧 广东好彩1最新开奖结果官方网站 日本av女演员全名单